虚假的联赛、伪造的名单虚构的联赛你见过吗

本文感谢:大洋洲足球中心编辑拉斐尔·萨尔托利(Rafeal Saltori)先生和大洋洲足球小组奥拉·比耶科沃尔(Ola Bjerkevoll)先生,三个胖子在一起写成了这篇文章。

2020年,一个叫“2020瑙鲁足球联赛”的网页出现在万维网中。这个网页的出现让我们三个胖子格外警觉。我们研究了好几年大洋洲的足球,总的来说大洋洲的足球发展有好有坏,但是瑙鲁足球的发展是我们见所未见的——在这里,足球绝迹。

但就在此时,却像是孙悟空破石出世一样,一个包括八个球队的“瑙鲁足球联赛”横空而出,网站上拥有每个球队的大名单、球队的高清logo、每场比赛的比分和射手榜。信息公开好到不像是一个大洋洲的国家(地区)。

网站域名是现在已经失效),他们声称“我们很高兴地宣布瑙鲁足球联赛品牌下的新足球赛季开始!把足球还给瑙鲁人”。在外网,很多足球网站抓住了这个机会,写出了一大堆关于瑙鲁足球联赛的文章。七月十八日,Young Pioneer Tours的负责人加雷斯·约翰逊找到奥拉·比耶科沃尔先生:“哥们,这个瑙鲁联赛是真的吗”

瑙鲁足球的起源非常早,1890年代,英国殖民者带着一批契约劳工来到瑙鲁挖掘磷酸盐,这帮契约劳工带着英式足球来到了瑙鲁。1894年,全瑙鲁足球联赛(Nauru National Football League)成立并进行了第一个赛季的比赛,不列颠贸易团体(Great British Trade Group)获得了第一个赛季的冠军。很快,英式足球传遍了整个瑙鲁。

瑙鲁不存在斐济一样的多种族问题,因此足球在瑙鲁推广的非常快。但是这股风潮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就偃旗息鼓了,原因很简单——瑙鲁离天堂太远,距离澳大利亚太近。澳式橄榄球很快取代了足球,成为了瑙鲁第一(甚至是唯一)的运动,用美国学者库尔特的说法则是:“瑙鲁是橄榄球的国家”。

1954年,对于瑙鲁人是历史性的时间节点,在这个赛季瑙鲁足协宣布解散,瑙鲁足球联赛无限期停止,瑙鲁英式橄榄球联合会也解散,英式橄榄球地区锦标赛无限期停止,取而代之的是澳式橄榄球比赛。1955年,瑙鲁人发动了对球迷的系统性迫害(我们可能很难理解,在当时的瑙鲁,几种运动之间必须要分一个高下。义正因此,为了强硬推广澳式橄榄球,部分澳大利亚殖民者和澳式橄榄球殖民者对足球支持者群体发动了包括但不限于非法拘禁的制裁措施)。到1956年,足球彻底在瑙鲁这个国家绝迹。

不过这段年代并没有持续太久。1962年,瑙鲁政府再次放开劳工政策,来自基里巴斯、所罗门群岛和图瓦卢的劳工涌入瑙鲁,而这几个国家在当时都已经有了相对成熟的足球,尤其是基里巴斯。基里巴斯人带来了完善的联盟制度足球规则(冷知识,可确证的证据表明1921年基里巴斯就组织了第一届全国足球联赛)。1963年,基里巴斯人Nawere Tabuanana领导瑙鲁当地人再一次成立瑙鲁足球协会,以汹涌之势冲破了澳橄支持者的围追堵截,并在当年举办了轰轰烈烈的瑙鲁足球全国锦标赛。那是一个拥有六个球队的联盟,联赛采取三循环联赛赛制,放在现在的大洋洲也是十分先进的制度。图瓦卢的历史射手王Alopua Petoa也是一名长期效力瑙鲁联赛的球员,他是巴伊迪俱乐部(Baiti F.C.)的历史射手王。

上赛季八十年代之后,基里巴斯人、图瓦卢人逐渐从瑙鲁足球的舞台中心退出,瑙鲁人逐步掌权,开始自己控制自己的足球。但是连续三位贪腐的足协主席导致瑙鲁足球彻底分崩离析。1997年,瑙鲁足协因为财政亏空停办当年瑙鲁足球联赛,而这件事的背景新闻则是瑙鲁政府对瑙鲁足协展开了严厉的反腐败调查。

2003年开始,瑙鲁再也没有举办过成体系的足球联赛。2009年有一篇文章指出,瑙鲁的有组织足球竞赛活动已经彻底分崩离析,全岛会踢足球的人数不超过三十人。而在2019-2020年瑙鲁国政府报告中,瑙鲁政府表示:“所有的空地均用于推广澳式橄榄球,因此没有场地条件发展足球和垒球等运动”,这是他们第一次官方承认足球在瑙鲁几乎再一次销声匿迹。

所谓的瑙鲁足球联赛的出现,不仅仅是对瑙鲁政府通告的打脸,也是对我们多位大洋洲足球球迷的打脸。我们的第一反应都是不相信——瑙鲁真的能组成八支球队吗?瑙鲁是一个没有官方足协的国家(2003年解体,2019年再次解体),人口不到一万三千人。这个网站也不包括任何类型的图片,但是他们声称每周都有比赛。

“最大的问题是球员名称”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的理查德·埃瓦尔特在我们的内部交流群组里面表示:“很多球员的名字都能从1940年美国人口普查中查到,最多也就是加了以两个字母。而且好多名字明显的带有非洲血统,但是瑙鲁没有非洲人”

为了了解真实的情况,我联系了瑙鲁国家奥委会主席马库斯·斯蒂芬。而他的第一句回答就是:“比耶科沃尔问过我了,这东西完全是假的”。

斯蒂芬告诉我,这个联赛”不是任何新的瑙鲁足总的一部分“,他告诉我”瑙鲁确实有个足球联赛,但是我只想说一句话,那都是狗屁(Thats all bullshit),他们一个月只提一场比赛,而且只有二十分钟,我认为那不是正规的足球“。

至于瑙鲁足协筹委会成员卡兹·凯恩(Kaz Cain),则把话说得更加直白:”我们努力在岛上建立真正的足协,他们则制作了一个虚假的足协,我真的是够了(I cant hold it)。这全是假的,球队名单上所有名单都是假的,我骑着小车不到一天就能把岛子转一圈,没人有这种比赛踢“。

很快,比耶科沃尔大哥发了一封质询函给了所谓的瑙鲁足球联赛。很快,他们也发了回复:

”感谢您的客气话,但请阅读网站主页上的免责声明(页面页脚中的粗体)。我还要在这里重复一下:否认责任:瑙鲁足球联赛网站不是瑙鲁官方锦标赛,也不以任何方式隶属于瑙鲁足总。我们只想让足球回到瑙鲁!瑙鲁人民配得上他们的足球联赛!我希望你们也希望足球出现在我们星球的每一个角落。“

2022年10月7日,瓦努阿图足协的阿莱克斯·萨尼尔又去了瑙鲁。10月10日,他回到了瓦努阿图。他在whatsapp上告诉我,至于什么瑙鲁足球联赛从来都不存在,他们仍然日复一日踢着他们的澳式橄榄球。至于所谓的瑙鲁足球联赛,只是几个黑山中学生模拟足球游戏爱好者的一个恶作剧。

萨尼尔还告诉了我更多,比如那是一个用实况足球模拟的”线上联赛“,没有真实的球队,不过萨尼尔也告诉我,那群黑山孩子没人愿意出来作证,因为“引发的大规模讨论让他们慌了”。

Leave a Reply